“这里的孩子是我一辈子的牵挂!”——记南京晓庄学院支教通渭县吉川镇川道小学

发布者:易琳发布时间:2014-09-04浏览次数:161

77日,南京晓庄学院一位李姓同学给本报新闻热线4286666打来电话,称他们学院组织的“晓·麦”关爱西部儿童实践团在定西市通渭县吉川镇川道小学进行为期10天的支教活动,希望晚报可以关注,以引起更多的人关注农村教育、关注西部教育。

50枚信封延续关注

715日中午,记者赶至川道小学。采访车走天(水)(口)二级公路从通渭收费站驶出后左拐,出县城朝东北方向从陇山乡走川道小学,有些路段一塌糊涂,路旁正在养护的工人师傅说,这是修铁路拉沙子的大车给压的,维修都来不急。

上上下下翻了几座山,几经打听,地里挥汗如雨收麦子的老乡说,沿山梁下山再没有岔道,川道小学处在大山之间。进校门左边第二排的一间教室里,南京晓庄学院“晓·麦”关爱西部儿童实践团(下称实践团)的部分成员正在计划和孩子们的告别仪式。

我准备的东西已经好了。”一名叫凌茹的女生说。凌茹所说的准备,是已经贴好邮票的50枚信封。按照约定,实践团离开川道小学后,还和往年一样,这50枚信封会继续承担实践团所有成员和孩子们的联系。凌茹有着3年的军旅生涯,除了上学之外,她有自己的网店。她到川道小学之后又有了新的想法,想资助一个孩子去江苏上学。她说那边教学条件好,所有的费用由她负责。

我的结对已经报告了学校的校长,等他有了人选之后,会和我联系的。”来自江苏扬州的葛彦君说。

来甘肃之前,葛彦君就想找一个品学兼优但家庭困难的孩子,通过一对一的帮助,一直资助到考上大学。

孩子们对我们的到来很好奇,很想和我们接触,但是又胆小,他们接触外面的东西太少了。单就知识面而言,以前农村孩子和城里的孩子相比差距不是太大,但是现在,差距太大了,农村孩子获取知识面的来源太少了。”实践团辅导员雍晓慧说。

我不知道如何要和孩子们分开,这里的孩子们太纯朴了,前几天我们的队员就被孩子们感动得一塌糊涂。”来自江苏盐城的吉祥凤说。几天前,几个孩子围在实践团成员的临时宿舍——一间教室门口不愿离去。

没有人说话,教室里有人抽噎起来。“有的孩子早上要走3里多路才可以到校,他们把最好的东西给了我们。”来自江苏扬州的杨骅说。

曹秀娟她们到学生李虎虎家家访,虎虎的奶奶忙着装了一编织袋的土豆,说什么也要让大家带上,而这袋子土豆就是他们家所有的蔬菜!山里人特有的纯朴和善良深深地打动了这批来自晓庄学院的同学们。

看到这些山里孩子的笑脸,我就想再多为他们做一些事情:回去后争取给通往校园里的土坡上铺一段水泥路,让孩子们到校和玩耍时不再满脚是泥;给孩子们多争取些课外书,后半年开学了邮递过来……”

胡颖已经是第二次参加到西部支教了。去年,她和她的同学在兰州西固的一所学校支教。和上一次一样,胡颖会将自己支教时用过的东西全部送给自己的学生,她反复说:

我们渴望这样的活动多些、再多些”

至今还是单身的李增彦是川道小学的老师,他在这里任教已经快9年了,看着他伏在黑板上写字,后脑勺稀疏的头发让人觉得他年龄应该不小了。

10天前吧,我们知道南京晓庄学院的老师们会来,大家就一直期盼着,孩子们更是高兴。我们专门清理打扫一间教室,校长把他的灶具都搬了过来。乡村老师在教学理念、知识和经验方面都有欠缺,支教老师来以后,校园里氛围都不一样了,孩子们读书的声音很大,支教老师能提起孩子们的兴趣,能和孩子们‘玩’到一起。赵(敏)老师上英语课,我们学校的老师就坐在教室后边听。赵老师给孩子们说早上见面、放学等等可以用英语问好,这样也提升孩子们的学习兴趣,孩子们由开始红臊着脸,小声地说慢慢过渡到大胆地在校园里用英语问好啊,说再见啊。我们真的渴望这样的活动多些、再多些。”李老师一口气说了好多。

我很喜欢李维娟老师,我们大家都喜欢听她上课,我们还学会了《爱的人间》、《感恩的心》两支舞了,《感恩的心》还是手语,就是用手比划个心的样子。”12岁的李娜娜说她不喜欢刘菊琴老师,因为她的头(发型)不好看。